针对“3GPP上有关5G标准,联想为什么不给华为投票”一事,华为5月15日晚间再次发声,称3GPP选择了LDPC码和Polar码分别成为了5G的数据和控制信道编码,使其成为了5G标准的一部分。华为公司感谢联想集团和各合作伙伴一贯的支持,也愿意跟联想集团,以及产业链的其他合作伙伴共同努力持续推进5G产业的健康发展。
5月11日,华为曾公开发表过一次声明,称在2016年11月3GPP会议上,华为及其他55家公司(包括联想和摩托罗拉移动)联合提出Polar码作为控制信道的编码机制并获得通过,联想及其旗下摩托罗拉移动针对该方案的投票都是赞成票。
当时,联想方面已回应称,所投的都是赞成票。
5月12日,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在朋友圈对“5G标准投票”发声,称“本就一个有关技术标准的投票,竟能在两年后硬给炒成一个爱国的话题。好吧,爱国,咱也绝对经得起考验!但问题是,如果真给技术标准贴上爱国标签,它还能够在国际市场上畅通无阻吗?”
以下为华为声明全文:
1、5G作为新一代移动通信技术,需要各国研究机构和企业的共同参与,3GPP是国际移动通信标准化组织,有全球500多家公司和研究机构参加,数万科学家、专家数年的奋斗,在为全球统一的5G标准制定做共同的努力。5G标准会持续演进,还需要更多的人、更长的时间才能完成。
2、LDPC码是1962年美国教授提出的编码原理,Polar码是2008年土耳其教授提出的编码原理,在此基础上数十年来几十家公司上万人进行了工程化研究。3GPP选择了LDPC码和Polar码分别成为了5G的数据和控制信道编码,使其成为了5G标准的一部分。在IMT2020推进组的领导下,华为公司参与了5G标准化研究工作,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华为公司感谢联想集团和各合作伙伴一贯的支持,也愿意跟联想集团,以及产业链的其他合作伙伴共同努力持续推进5G产业的健康发展。
3、华为公司作为5G研究和标准的主要贡献者之一,愿意在标准化活动中,持续向产业链伙伴推荐、分享更多的创新技术,绝不敲诈其他任何公司或社会,在开放平等的合作中共同构筑健康的5G生态环境。

来看看2016年3GPP真实的博弈过程:在当年的5G标准投票过程中,有三大阵营在竞争,分别是法国主导的Turbo码、美国高通主导的LDPC、中国华为主导的Polar码,三大阵营的最大预期就是把本国的编码技术推向国际标准,全面占领数据信道和控制信道。

根据3GPP的记录看,支持LDPC方案的阵容最为豪华。此提案由三星牵头,包括三星、高通、诺基亚、Intel
这样的通信技术强大的供应商,也包括SK、 KT、KDDI、 Verizon
等运营商。联想、摩托罗拉移动、阿朗-上海贝尔也在LDPC队伍里,一共有29
家公司共同签署了这个提案。

控制编码,联想同样投票支持了华为主导的Polar码,因为Polar本身在可靠性上有技术优势,加上中国厂商的集体努力,成功拿下。

联想华为同辟谣

新蒲京 1

5G编码方案分三种

2016年8月、10月和11月举行的三次3GPP会议主要是针对5G增强移动宽带信道编码的技术标准选择。其中,信道编码分为数据编码和控制编码,而数据编码又分为长码和短码。主流的两大编码标准LDPC、Polar。

从技术层面来看,LDPC和Polar各有优劣势。相较而言,Turbo落后于前两者较多,因此被边缘化。

一时间,引起了大批不明事由的网友跟风,讨论“联想是否爱国”、呼吁“拒购联想产品”,整个事件演变成一场围攻联想的网络暴力事件。事件的急速发酵让杨元庆都坐不住了,他发布朋友圈感叹道:“本就是一个有关技术标准的投票,竟能在两年后硬给炒成一个爱国的话题。好吧,爱国,咱也绝对经得起考验!但问题是,如果真给技术标准贴上爱国标签,它还能够在国际市场上畅通无阻吗?”

而在5G控制信道编码方案中,Polar方案优势较为明显。

编码投票的往事

三次投票

实际上,通信标准的确立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既是各个方案技术优势的对抗,也是国家实力的较量;在2016年的3GPP会议上联想分明两次力挺华为Polar方案,最终控制编码采用Polar的结果,也是以联想为首的中国企业阵营同心协力执行博弈策略达成的,可以说是中方企业把华为的Polar方案抬进了国际标准,共同为中国技术在国际通信市场争取到了话语权。特别要指出的是,Polar码并不属于华为,同样LDPC码并不属于高通。Polar码最早是由土耳其比尔肯大学教授E.
Arikan在2007年提出,2009年开始引起通信领域的关注。同样LDPC码是由MIT的教授Robert
Gallager在1962年提出。

Turbo code:3G和4G标准采用了 Turbo 码。Turbo码最初由法国人Claude
Berrou发明,但3G标准里最终采用的是以美国休斯公司(Hughes Network
Systems)为主导的方案。4G沿用了3G的编码方式。通过在3G、4G中的应用,Turbo
code技术变得非常成熟。但面对5G的高性能,尤其是高速率的要求,Turbo
code开始显得力不从心。

LDPC不是高通发明的,LDPC的发明者是MIT的Robert
Gallager教授。Polar也不是华为发明的,它的发明者是Arikan教授,土耳其的大学老师。包括高通和华为在内的专利都是针对编码的具体设计(包括编码矩阵构造、IR版本设计和选择等)。从技术上来讲,5G数据信道追求的是传输速率,主要都是大型封包,这一块LDPC的性能的确有明显优势(这也是为何第一次投票,LDPC极其顺利拿下数据信道长码部分的原因)。而对于5G控制信道来说,本身传输的数据量小,比起速度更注重可靠性,就恰好是Polar码的拿手部分了。正如华为后来声明里所说:“这次编码之争,更多的是技术之争,不要增加太多政治色彩。LDPC成为数据编码,Polar成为控制编码,都有技术层面的优势。”

为确认5G通信在eMBB场景下的使用方案,3GPP共开了三次会,分别是在2016年8月、2016年10月和2016年11月。

针对这次网络流言风波,华为方面已经两次发声明澄清,华为在5月15日晚间最新发表声明中表示“对于Polar码作为控制信道的编码机制,联想及其旗下摩托罗拉移动针对该方案的投票都是投的赞成票。移动通信是个开放的产业,需要业界各方携手合作”。对于即将到来的5G时代,华为保持着开放心态,华为表示感谢联想集团和各合作伙伴一贯的支持,也愿意跟联想集团,以及产业链的其他合作伙伴共同努力持续推进5G产业的健康发展。

上述这三个方案是最开始的原始方案。这是一次正向表决
,即只记录对各个方案支持的公司。由于各个公司彼此互不相让,这次表决哪个提案也没有出线。

数据编码的“短码”,联想&Moto投票给Polar。但是因为投票Polar的厂商权重不够,最终Polar还是输给了LDPC。

联想的掉队

近日,发生于两年前的3GPP会议上关于5G国际标准投票事件,被网友重新翻出,产生大量讨论贴和网文,质疑联想5G标准投票过程中联想为什么不给中国企业华为的Polar投票。

那么,在2016年两次3GPP会议中,联想到底是怎么投票的呢?为何两年前的旧账会被重新翻起,还给联想贴上“卖国”的标签?

有这样几个事实需要澄清:

成立于1984年,“奔四”的联想集团貌似遇到了“中年危机”。

新蒲京 2

3GPP的投票是有权重的,并非一人一票、人多力量大。此前不少网文所说因为联想站队错误,导致华为一票之差输掉数据编码之争,纯属无稽之谈。

▼ 好文推荐

虽然已是两年前的旧案,但关于联想在投票中表现的讨论,依然引发了广泛的讨论和关注。

数据编码的“长码”,联想&摩托投票给LDPC,因为LDPC在性能上有明显技术优势,所以包括爱立信、索尼、夏普、诺基亚、三星、英特尔、高通、联想、富士通、摩托罗拉移动,再加上几家日韩为主的电信运营商等大厂都集体站队“唯LDPC”,而站队“唯Polar”作为数据编码的,只有华为一家。

“在5G通信的投票上,因为联想投给了美国的高通而不是中国的华为,使得华为败北而归。”这一消息最近在网上广泛流传,而网友对联想的议论也接踵而至。随后,联想和华为也先后对此消息进行辟谣。

这时,由中兴牵头提出了一个LDPC+Polar 的混合方案,
以数据信道数据块大小分为长码块和短码块,其中数据信道长码块用LDPC,数据信道短码块用Polar
code。这是第一次提出长短码概念,之前并没有。自始至终,长码短码的概念仅限于数据信道,不适用于控制信道。

事件发生之后,联想和华为作为此事件的直接参与者,都出面做了澄清。5月11日晚间,华为在华为中国区微博评论区@联想:“感谢联想集团及其旗下的摩托罗拉移动在3GPP举办的有关5G标准的表决会议上投票支持Polar码方案,大家共同为中国企业在国际标准上的持续突破而努力”。联想官微转发回应表示:“Polar码方案能成为5G国际标准,是中国企业共同持续努力的突破性结果。联想将与华为及国内相关企业广泛合作,共助5G产业繁荣发展。”

换言之,数据信道的长码编码使用LDPC,一方面是技术优势,另一方是大势所趋,联想起到的作用仅是“跟票”而已。

在讲投票之前,先来了解下3GPP的工作流程。

就在上个周末,一段将近2年前的5G编码投票往事忽然经由知乎源起,各大网络社交平台不断冒出“联想为什么不给华为投票?”“因为联想站队高通,最终导致华为以微弱差距输了!”“中美为5G打得头破血流,联想却投靠了美帝?!”等文章,此事迅速演变成了一个新的舆情热点,引发社会的关注。

我叫工业富联,不是富士康了!准备打新吧!只要坐等七个一字板,公司就能跻身市值前十……

在3GPP进行5G标准化的进程中,关于信道编码方案最重要的决定,是在两次会议上分阶段作出的。

在长码上性能占优的LDPC“不出意外”地获胜了,被选定为5G
eMBB场景的数据信道的长码使用方案。

先说2016年10月,在葡萄牙里斯本举办的86次会议。

此外,根据调研机构GFK发布的2017年中国智能手机市场调研报告,联想去年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前10名中垫底,出货量仅为179万部,同比下降接近60%,市场占有率仅为0.4%。

2016年10月份,3GPP在葡萄牙的里斯本召开了RAN1#86bis会议,主要议题是对5G数据信道标准进行讨论。2016年11月份,3GPP又在美国召开了RAN1#87会议,主要讨论的是5G数据信道短码方案以及5G控制信道方案。

根据联想集团最新的2017年第三财季报告,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47.19亿美元,同比增加3.04%;净利润为-2.22亿美元,同比下降151.8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