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第二十一届中国北京国际科技产业博览会(以下简称“科博会”)期间,紫光集团透露,5G是今年研发的重点方向,该公司将在明年下半年开发出基于展讯5G芯片的商用终端
近年来,每逢大小的消费电子或移动通讯展会,5G都会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无论是攻克5G基础科技的企业、网络运营商,还是智能终端厂商都对5G抱有极高的热情。最近,芯片又成为了业内关注的热门产业。数据显示,中国每年需要进口2300亿美元芯片,连续多年位居单品进口第一位。紫光集团副总裁、首席品牌官申小乙认为,芯片市场的特点有四个,分别为技术密集、资本密集、人才密集和全球的市场竞争,在全球整个技术领域是非常难攻克的。他指出,中国芯片企业与国际芯片巨头相比确实存在差距,这主要是三个原因造成的。
“首先,技术能不能跟市场结合起来,融入到整个生态里面,在国内,这中间是有断层的;其次,资本就像血液一样,高科技尤其芯片企业,如果没有充足的血液提供,很难有一个健康的发展;在人才方面,尽管很多高校专业的毕业生以及一些海归人才投入到芯片行业中,但在真正的高端人才领域还是欠缺的,怎么样让高端的人才回到中国,在国内能有所作为,这也是我们未来很关键的一块。”申小乙说。

《英才》:未来紫光在国际并购方面的节奏是否会放缓?

因为市场和产业经验不足,庞大起来的紫光股份并没有实现更好的发展。直到2009年,一位校友为其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联盟自救

赵伟国:确实资金还不足,除了国家大基金和国开行、中国进出口银行等金融机构的支持外,紫光也在多方位筹措资金,包括设立各种基金,与地方政府联合投资,在资本层面合作等。紫光还希望发起设立中国集成电路股份有限公司。

面对挑战和竞争,紫光会一直积极投入中国芯片事业研发,勇于攀登高峰。

专利不足

此后,三星顶住了日本企业的技术封锁和低价倾销,期间承受了高达3亿美元的亏损,韩国政府更是举全国之力支持韩国企业攻克技术难关,为其提供研发费用支持。

以“芯”“云”两大核心奔向世界级高科技企业的紫光集团,正在解决“芯痛”的大路上极速奔驰。

智博会上,紫光集团的全资子公司紫光存储科技有限公司的产品工程师鲍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紫光集团多以并购企业的优势来弥补短板。”。

重塑全球存储芯片产业格局,“板凳要坐十年冷,要有这种战略耐力和心理准备。”这是第二次接受《英才》记者专访,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多次强调的,“韩国人、日本人能干成的事情,假以时日,中国人也一定能干成。”

赵伟国在全球范围内快速展开一系列的收购行动。

专利报告显示,在DRAM(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领域,全球公开的专利申请达14万余件,日本、美国、韩国申请量位居全球前列,占比达76%。中国的DRAM相关专利申请量很少,占比仅为4%。该领域排在前十的专利申请人均为外企,中国企业未进入排名。

此外,长江存储在武汉设立研发大本营,同时在上海、美国硅谷也有研发据点。员工来自美国、韩国、日本以及中国台湾地区等不同地域。长江存储内部全部使用英文沟通。

图片 1

“我国集成电路产业对外依存度高,高端核心芯片依赖进口,包括高端的CPU,还有存储器芯片,高端通信、视频芯片等。”刚结束的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半导体产业高端论坛”上,基金国家集成电路投资基金的总裁丁文武坦言,在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工业互联网、5G、AI等巨大机会面前,我国集成电路产业一方面要弥补自身的不足,另一方面要增强产业竞争力。大基金今后的投资发展思路将是“补短板”、“增长板”。

高门槛厮杀

紫光不计成本的大投入和布局的原因是什么?

在专利壁垒下,以知识产权联盟协同发展,成为行业自救的另外一条路。

摆脱被人“卡脖子”的窘境,重新改写产业格局,打破国外寡头垄断,紫光集团正在路上。

5G时代,芯片的重要意义已经无需多言。

中国集成电路知识产权联盟秘书长、北京纲正知识产权中心有限公司执行总经理杨晓丽曾表示,国内DRAM的专利布局掌握在韩国海力士、三星、NEC、IBM等外资厂商手中。我国DRAM领域的专利基础及布局相对薄弱,相关企业面临着较高的知识产权风险。

“紫光未来十年在芯片制造产业上投资1000亿美元是一个基本数字,相当于平均每年投入100亿美元。Intel、台积电、三星每年在芯片制造上的资本开支都超过100亿美元,达不到平均每年100亿美元的投资规模,根本就进入不了芯片制造的第一阵营。”正如赵伟国所说,持续投入是绕不过的门槛。

——END——

正是由于高端芯片专利受制于人,我国集成电路产业对外依存度巨大。据海关统计,去年,中国进口集成电路3770亿块,进口金额2601亿美元。同期,我国出口集成电路2043.5亿块,出口金额仅668.8亿美元。其中,我国需要的存储器芯片有九成以上需要进口。

打造“科技财团”

赵伟国1985年考入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而后又继续在清华攻读通信硕士学位并开始了与紫光的缘分,最终职至紫光集团自动化工程事业部副总经理。1997年,赵伟国出任清华大学旗下另一家公司同方电子的总经理,后于2004年辞职创办了私人企业健坤集团。

她表示,集成电路知识产权联盟一方面要解决核心专利缺失,如许可谈判、高价值核心专利的培育等,另一方面对核心专利的挖掘形成内部可交叉许可利用的专利生态链,从而提高集成电路产业的核心竞争水平。

今年初,紫光招揽前联电CEO孙世伟出任紫光集团全球执行副总裁,还吸引了许多中国台湾地区以及韩国的工程师进入团队。

芯片材料是硅,我国是硅产量大国。但硅的提纯需要旋转,太阳能用的硅纯度是99.9999%,全世界一半以上份额由中国提供;而芯片用高纯99.999999999%,几乎全部依赖进口。芯片加工精度完全取决于核心设备——
“光刻机”。荷兰阿斯麦公司高端唯一,每台售价至少1亿美金,价格贵产量少。

9月4日,纲正知识产权中心有关负责人表示,集成电路知识产权联盟将对会员企业的知识产权进行运营和收储,形成专利许可交易平台,即专利池。联盟内部可以通过许可、运营、买卖等手段实现专利从“知产”到“资产”的转变,加快专利许可,促进技术应用。各联盟成员优先享有交换和买卖内部专利的优势。

值得警惕的是,“军备竞赛”早已拉开。

赵伟国与紫光算是相互知根知底,而真正打动清华控股的是,他对发展中国高科技产业有着独到见解与远大使命。

北京纲正知识产权中心有限公司发布的《集成电路专利态势报告》显示,截至去年底,集成电路领域全球公开专利申请209.7万件,授权144.5万件。中国大陆申请46.4万件,授权27.8万件,排位已紧随美国、日本之后。

此外,地方市政府每年向三星补贴水电绿化等5亿元费用,市财政对投资额进行30%的补贴。税收方面,地方市政府对所得税征收前十年全免,后十年半额征收。同时,地方市政府还承诺,将为项目修建高速公路和地铁。总的直接补贴金额保守估计在300亿元以上,总体让利在1000亿人民币以上。

图片 2

8月下旬,重庆市知识产权局官网公布了《2018年度大数据智能化产业知识产权联盟建设项目立项名单的公示》。其中,由纲正知识产权服务有限公司申报的“中国集成电路知识产权联盟西部分联盟建设”立项。

“2017年,三星将成为全球最赚钱的公司。”

图片 3

重庆是国内发展集成电路产业最早的城市之一,我国第一块大规模集成电路芯片,就出自这里的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24研究所。2010年,重庆成立了国际半导体学院和重庆集成电路产业联盟,并于今年8月发布的大数据智能化战略中,将集成电路作为智能化发展的12个重点产业之一。

巨头跑马圈地的时候,中国半导体产业形势愈发严峻。2017年中国芯片市场规模将超过2500亿美元,占全球芯片市场三分之二以上。其中存储芯片占三分之一左右,然而中国存储芯片几乎100%依赖进口。产业上游一直被人把持,没有任何话语权。

赵伟国曾说,“正当小有成绩时,我们发现,紫光集团尽管在发展,但是这个发展的过程却是一山翻过一山难。”

8月31日,重庆市知识产权专利管理处雷飞宇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重庆市政府要求在大数据智能框架下,对知识产权有所推动,如建立专利池供成员之间许可使用或联合对外使用,这需要通过联盟的方式才能体现。

芯片制造不仅是高端制造,而且是尖端制造,十年1000亿美元的投资,平均每年也就是100亿美元,Intel、台积电、三星每年在芯片制造上的资本开支各自都超过100亿美元。达不到平均每年100亿美元的投资规模,根本就进入不了芯片制造的第一阵营。这个行业不仅技术要先进,而且必须有产能。有了产能才有话语权。

赵伟国有耐心。他认为,中国在半导体产业已经落后发达国家太远,完全靠自身的积累去追赶,几乎已经不可能,收购则可以发挥市场和资本的作用,极大地弥合、缩短这种差距。以收购打下发展根基之后,他又及时启动了自主发展的按钮。

面对国际企业利用知识产权制造竞争壁垒,以紫光集团为代表的中国企业在自我创新和国际并购方面试图弥补“短板”,行业联盟也在高价值专利培育和核心专利挖掘上助力,并通过知识产权的运营转让以缓解高端芯片困境,提高产业竞争水平。

由于自主技术还需假以时日,和国际同行的合作成为弯道超车的必经之路。可以说,在国际合作方面,紫光也是走在了同行前列。

时间会证明一切。

“在一个联盟里,从原来的单个主体零散作战,到抱团取暖,这对于集成电路产业创新型的研发有很强的助推作用。”该联盟秘书处有关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存储芯片最先由美国IBM、英特尔、德州仪器研发生产,美光科技后来居上;日本尔必达曾一度辉煌,却于2012年破产,东芝芯片也出售给以贝恩资本为首的财团;如今韩国三星、SK海力士成为绝对领头羊。日本企业打败了美国企业,而韩国企业又将日本企业拉下马。可见,存储芯片领域并非某个国家永久处于不败地位。

当价格不变时,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元器件的数目,约每隔18-24个月便会增加一倍,性能也将提升一倍。换言之,每一美元所能买到的电脑性能,将每隔18-24个月翻一倍以上。这一定律揭示了信息技术进步的速度。

据重庆市经信委副主任李斌介绍,重庆在集成电路领域已基本构建了从芯片设计到制造、封闭测试及原材料配套等全产业链条.

作为后进者、追赶者,势必要付出更高的代价。“房子要想盖的高,地基必须打的深。”赵伟国希望政府部门要给予更多的支持。

文 / 华商韬略 王又新伊然

电工电气网】讯

要知道,在这一关系国家经济命脉的芯片产业中,大陆企业此前还没有什么存在感,存储芯片更是一片空白。很难想象这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应该面对的现实。

紫光展锐专注于移动通信和物联网领域的芯片设计企业,展锐已经发展成为全球第三的手机芯片设计企业,中国最大的泛芯片供应商和中国领先的5G通信芯片企业。展锐的第一颗5G芯片取名为“马卡鲁”——马卡鲁是世界第五高峰。

创新和并购

由于投资金额巨大,技术门槛极高,存储芯片产业是不折不扣的尖端竞争。

图片均来自网络

和华为更多强调自主创新不同,紫光集团选择了两条腿走路。

新华三是业内领军企业,在企业网领域占据了中国第一、全球第二的市场份额,2016年的营业收入达到了210亿元。

而在5G这个机遇窗口,紫光势要成为全球数一数二的芯片设计公司。

丁文武表示,国内外集成电路产业规模的差距非常大。我国在集成电路制造领域第一名的企业和国际上的第一名相比,规模相差10倍,集成电路设计企业规模相差3.3倍,封装企业规模相差1.6倍。8月31日,紫光集团联席总裁、紫光国微董事长刁石京出席在厦门举行的第二届集微半导体峰会时表示,不管是从未来大数据与应用市场领域,还是技术角度来看,“存储是半导体产业必须发展的领域。”

这样案例不胜枚举。福建宏芯基金收购爱思强,金沙江创投收购飞利浦芯片和车灯公司,美国政府都予以阻挠。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

专利报告对国内集成电路相关专利总体分析后发现,专利偏重于应用端技术、通信或信息计算方法等,高端、通用芯片设计、制造等相关专利申请较少,说明我国芯片设计和制造的创新研发能力较弱。

9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命令,以保护国家安全为由禁止一家有中资背景的投资基金收购美国芯片制造商莱迪思半导体。

2013年,紫光集团以17.
8亿美元收购全球第三大手机芯片商展讯通信;2014年,以9.07亿美元收购全球第四大手机芯片商锐迪科;2015年5月,又斥资23亿美元洽购惠普旗下华三通讯51%股权;2016年,以29.18亿台币入股芯片第一封装测试企业台湾日月光集团的苏州日月新半导体公司,据说占股30%……

在集成电路封装测试领域,紫光集团刚收一员大将。8月,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封装测试巨头日月光投控发布声明,子公司J&R
Holding
Limited将苏州日月新半导体30%的股权出售给紫光集团,交易金额约9533.47万美元。公告称,此次交易是“以策略结盟方式拓展市场”。刁石京在集微半导体峰会上说,中国半导体产业作为后发者,想要完全自主是不可能的,需要借鉴行业先进,再探讨下一步的创新之路。

而苹果公司2016年的利润总额为456.87亿美元。超越苹果,登顶全球最赚钱的公司,也许只是时间问题。

紫光展锐CEO楚庆最近在某节目上表示,“紫光展锐拥有4600人,其中4000人是研发人员,它是一个真正的中国芯片技术的高地。……我们的研发人员占了总人数的90%以上,这是我们劳动创造价值的方式。”

“知识产权这条道路是马拉松。别人已经跑了20公里了,我找辆汽车开20公里路,再下来和他一起跑。”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在紫光西部数据正式成立之时表示,虽在战术层面不能取巧,紫光集团可以在战略层面寻找“出奇”机会,包括通过大手笔并购,在相关领域建立知识产权积累、通过资本获得入场券等。

《英才》:全球存储产业经历了由“美国–日本–韩国”
企业相继称雄的历史,并非一个国家长期保持不败地位。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中国企业是否也迎来了跻身存储芯片强者行列的机遇?反思产业发展的历程,你有怎样的体会和感触?

投入半导体企业,谋利动机不能太强。投入的资本量虽然大,如果都是热钱,今天投进去,明天就想赚钱,对产业的发展并无益处。

所谓要有花不完的钱,就是必须有足够的投入,要有源源不断的资本投入。十年1000亿美元是个基本数字。

在芯片行业,很多人奉行摩尔定律。

《英才》:并购对紫光来说是必须的吗?在国际并购遇阻的情况下,是否应该寻求更加温和的合作方式?

肩负起重塑紫光的使命后,赵伟国放眼全球科技产业发展的格局和趋势,立足中国科技产业发展的实际,跳出紫光当时的格局,将其未来锁定在半导体产业上,并围绕这一新的战略目标启动了一系列的工作,开启了紫光在芯片制造产业重点突围和发展的宏大布局。

投资壁垒

摩尔定律是由英特尔创始人之一戈登·摩尔提出来的。

“一方面紫光展锐通过竞争不断发展壮大,另一方面,高通和联发科合计损失了大约800亿美元的市值。”在赵伟国看来,“这是一场巨大的胜利。”

属于“清华系”系统的紫光股份1999年上市,背靠清华大学的金字招牌,以及资本市场对科技产业的追捧,紫光股份上市不到半年即成为行业内的第一支“百元股王”。

“紫光要借鉴三星的发展经验,成为一个以芯片和云网为主导业务的综合性科技财团。这样,紫光才有可能完成振兴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大业。”按照赵伟国的这一思路,紫光集团“从芯到云”的部署基本完成。

一台小小的5G手机样机,它的核心计算能力一点不比一台笔记本电脑小。而在这样强大的计算能力下,它还不需要电脑中常见的散热风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