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报告说,消费者可能被误导,认为生物可降解塑料制成的产品会自行消解,无需以负责任的方式加以处置。

克肖最后提到,“我们想做的是,对于那些已经使用过的塑料,我们要把它们当作最初的用途、当作一种资源来对待。如果你把它当作一种资源,你就会想要再次利用它或者对它进行回收。但是如果你把普通的塑料跟生物可降解塑料混在一块,就会影响再利用和回收。”

目测并没有!根据联合国的一份新报告,许多可生物降解的塑料需要在极高温条件下才能被全部分解,这毫无疑问地使得海洋成为了它永久污染的理想环境。

回到最根本的问题,目前中国和世界面临的塑料污染,是过度消费和不负责任消费行为的代价。即使“可降解塑料”可以通过回收进入工业化堆肥来解决降解的问题,对“可降解塑料”的消耗也终究是对环境资源的消费。站在这一角度来看待,我们需要考虑的是如何降低过度消费这一源头问题。

英国独立报(The Independent)报导,全球塑胶生产物急速增加,2004~2014
年塑料生产大增 38%,但回收工作却完全没有跟上脚步,使 5
毫米长度以下的塑胶微粒被大量冲刷到海洋,2010 年估计约有 480 万到 1,270
万顿塑胶在海里,最后都被鲸鱼、浮游生物等海洋生物吃下肚。

“作为现有证据,生物可降解塑料无法对减少海洋垃圾起到明显的作用。”

报告指出,最常使用的塑料,如聚乙烯、聚丙烯和聚氯乙烯是不可能在海洋中生物降解的。某些可以生物降解的聚合物其降解所需的特定条件几乎不可能在海洋环境中达到,例如这些聚合物需要在工业堆肥中长期经过50℃以上的高温处理才会分解。克肖表示,有很少的几种非常特别的塑料的确会奇迹般地降解,但这些塑料的用途很少,而且还更加昂贵。问题是,你不会想因为这些有限的选择而使那些非常有用的其他各种塑料的功能受到限制。

“许多贴上可生物降解标签的塑料制品,比如塑料包,只会在50℃(摄氏50度,华氏122度)的温度下分解,而不是海洋的温度,”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科学家詹妮弗·麦克格莱德对英国卫报解释道,“它们也不是质轻易漂浮的,它们会下沉,所以也因无法暴露于紫外光下而分解。”

“可降解塑料”会带来什么问题

环境保护人士担心肥皂和化妆品中去角质剂的微粒会污染海洋,已经使一些化妆品公司,包括Clarins、雅诗兰黛、宝洁等跨国企业承诺移除产品中的微粒。此外,合成纤维也会透过人造织物的微小纤维释放到世界水域,如洗衣机中的羊毛和聚酯,也是海洋中塑料污染的最大原因之一。

他说:”但这些垃圾并不会消失,而是分解成为塑料微粒。该报告显示了当前没有快速的解决办法,只有依靠负责任的方式来管理塑料的生命周期,以减少其对地球海洋和生态系统的影响。”

克肖表示,“我们需要对人们的态度和行为开展大量的社会学方面的研究。现有的研究表明,人们决定扔不扔一样塑料跟是否有生物降解的标签有关系。这种心理部分地是由于人们觉得自己尽了该尽的义务。这是个问题。”环境署2014年所作的一项研究表明,全世界每年生产2亿8千万吨塑料,其中只有很少的一部分被回收,有多达2千万吨塑料垃圾最后进入了海洋,每年对海洋生态环境造成的危害价值高达数十亿美元。

还有其他致力于合成完全可生物降解的塑料制品的组织。在2014年,哈佛大学威斯研究所的科学家们开发了一种由虾壳制成的,完全可生物降解的塑料,最初的产品命名为Shriik。

可以看出,无论是在海水还是淡水当中,PLA塑料薄膜即便在实验的300天,质量几乎没有损耗。

虽然标记为可生物分解的塑胶袋乎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但在大多数情况下,这种塑胶袋只会在超过
50℃
的温度下分解,不符合海洋环境条件。因此使用这些环保素材与否都不是重点,最关键的部分仍然是回收工作做得彻不彻底,以及主导塑料生产的企业是否愿意正视问题,口袋里有无替代方案。

该行业团体说:”关键问题在于从一开始就要防止塑料进入环境。”

报告还分析了氧降解塑料。这种塑料富含亲氧化剂,如锰,能够促进塑料分解成碎片。调查发现,氧降解塑料在海洋环境中的分解是相当缓慢的,可能需要长达5年时间。而且氧降解塑料碎裂后仍继续对海洋生态系统造成威胁,由此形成的微塑料颗粒会被海洋生物摄取,造成有害微生物、病原体和藻类的转运。

“聚乙烯在土壤环境下可表现出生物递降分解的性能,即每10年降解0.1%,”迈克尔博士写道,“所以这就是所谓的可生物分解了吗?或许并不是。”我们很清楚塑料污染会带来的影响,不仅是大量的塑料垃圾带看上去有失美感,同时它们的组成也会对海洋生态系统造成严重破坏。

在这一大类“可降解塑料”中,最常见的算是聚乳酸。PLA由淀粉发酵产生的乳酸聚合而成,因为原材料来源于植物,加上“可迅速降解”的宣传,因此容易被误认为是一种优良的环保材料。另外,相较于其他可降解材料,PLA的生产技术成熟,成本也较低,在一些行业和地方也被推为一次性塑料的替代材料。

科学家害怕塑料中的化学物质以及在自然环境中附着在塑料上的化学物质,可能导致海洋生物中毒、不孕和破坏遗传,如果人类大量摄入也会遭殃。联合国报告称,食品中微型塑料的存在可能增加塑料相关化学物质对人类的直接接触,并可能对人类健康造成风险。

“我们需要一系列解决方案,包括改变行为,加强回收再生和采用合理的废弃物管理规范,且需要一个完整的利益相关者群体共同努力,包括航运公司,游艇船主,港口当局和沿海地方当局。

“消费者或许会感到自己受到了误导,而这的确是蓄意的。这份报告的目的就是要让这些定义更加明确,用一种没有技术背景的人都能够很容易理解的定义。这样的话人们才能够在有充分信息的情况下做出决定。同时,生产商不应当在没有清楚地说明生物可降解究竟意味着什么的情况下而在一个产品上使用这种标签。这肯定将帮助减少垃圾丢弃以及垃圾对环境的影响。”克肖强调,对于塑料可能造成的环境危害的解决,生物可降解塑料不是出路,关键是改变人的行为。

塑料制品很耐用,质轻但是有污染,尤其是在海洋中,大量的塑料垃圾集结形成了太平洋垃圾带。但可生物降解塑料的研究进展不是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吗?

但是,PLA的生物可降解性不是无条件的,更不是完全没有环境危害的。PLA生物降解需要满足最基本的两个条件:50%-60%的湿度和50-70摄氏度的温度。在此条件下,微生物才有可能经历数月甚至更长的时间逐步将PLA分解。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即在不满足温湿度条件的环境下,PLA不能被降解。

人们甚至会将悬浮在空气中的塑料微粒吸进肺里,对肺的影响类似吸进汽车烟雾。报告指出,世界上某些地区的微塑料浓度高于其他地区,东亚是受影响最严重的地区之一,日本周围海洋的塑料比世界其他地方多
27 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