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大黄鸭的周边产品被曝塑化剂超标,最高超198倍。对此,中国经济网评论员张捷在《我财经》节目中表示,塑化剂超标不仅仅是“大黄鸭”的问题,塑料制品都可能存在类似问题,有关部门应该加大查处力度,尤其是给儿童使用的塑料制品必须严格检测。
谈到山寨大黄鸭时,张捷指出,鸭子这种形象本来就很多,有些版权和知识产权确实不好界定。
最近一段时间,“大黄鸭”可谓风靡全球,其周边商品也都大卖特卖!然而,这些周边产品近日却被曝出了塑化剂超标。《人民网》援引台湾媒体报道说,一家台湾媒体在光荣码头向周边摊商购买了6款大黄鸭玩具送验,结果发现在小一只20元的浮水鸭上,验出塑化剂超标198倍,另外两款也都超标大约80倍。无独有偶,北京近日也出现了许多劣质山寨大黄鸭纪念品,仅国庆期间,海淀城管在颐和园周边就查处了非法售卖的劣质山寨大黄鸭纪念品3000余件。
《新华网》的一篇文章评论说,从之前多地出现的形态各异的山寨大黄鸭再到这次山寨的大黄鸭衍生产品,这不仅扰乱了市场秩序,更是对创意的肆意践踏,大黄鸭的中国之旅让人们看到,我们在这方面的努力任重道远。

不能以“没有标准就推断超标是不负责任”的不负责式表态,为酒企开脱。

不能以“没有标准就推断超标是不负责任”的不负责式表态,为酒企开脱。

还在豪饮么?那么至少先确保你杯中的酒是安全的。近日,酒鬼酒被爆出塑化剂含量竟然超标高达260%。这一消息,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不仅给消费者带来了震撼,也给股市带来了震动。

连号称“无上妙品”的“酒鬼酒”都出了问题,不禁让人想到那句话,咱喝的不是酒,是寂寞。如今,喝的则可能是塑化剂。

日前,一则酒鬼酒含塑化剂超标达260%的报道引发了白酒行业的争议。前晚,中国酒业协会发布声明称,目前我国白酒标准正在研究白酒产品塑化剂含量标准限定,某些媒体在缺乏依据的情况下就断言白酒产品塑化剂超标,这种做法是不负责任的行为。中国酒业协会发布声明中也说到白酒产品中基本上都含有塑化剂成分,其中高档白酒含量较高,低档白酒含量较低。

日前,一则酒鬼酒含塑化剂超标达260%的报道引发了白酒行业的争议。前晚,中国酒业协会发布声明称,目前我国白酒标准正在研究白酒产品塑化剂含量标准限定,某些媒体在缺乏依据的情况下就断言白酒产品塑化剂超标,这种做法是不负责任的行为。中国酒业协会发布声明中也说到白酒产品中基本上都含有塑化剂成分,其中高档白酒含量较高,低档白酒含量较低。

酒鬼酒产品中邻苯二甲酸二丁酯的含量为1.08/,这远远超过了卫生部签发的551号文件规定DBP的最大残留量为0.3/的指标,严重超标。此前塑化剂就曾因为在饮料、方便食品以及药物不断被曝出,而引得人们人谈“塑”色变。如今在白酒中出现并超标,更是让人们惶恐。

11月19日,酒鬼酒中塑化剂含量超标高达260%的消息曝光,检测报告显示,酒鬼酒中共检测出3种塑化剂成分,分别为邻苯二甲酸二己酯、邻苯二甲酸二异丁酯和邻苯二甲酸二丁酯。三者均为邻苯二甲酸酯类的化合物,这一类化合物约占塑化剂市场份额的80%以上。

当白酒被媒体曝出塑化剂超标时,中国酒协就迫不及待地站出来辩护,并驳斥媒体“不负责任”。然而,在去年5月台湾地区曝出塑化剂风波后,酒协6月份就全面清查白酒中的塑化剂,结果是白酒基本都含有塑化剂成分。可令人不解的是,酒协却向公众隐瞒了这一消息。倘若不是现在酒鬼酒被曝出塑化剂超标,那么这个结论是否仍然不为公众所知?为何会有这般截然相反的态度?公众有理由怀疑,某些协会已经成为行业的利益代言人。

当白酒被媒体曝出塑化剂超标时,中国酒协就迫不及待地站出来辩护,并驳斥媒体“不负责任”。然而,在去年5月台湾地区曝出塑化剂风波后,酒协6月份就全面清查白酒中的塑化剂,结果是白酒基本都含有塑化剂成分。可令人不解的是,酒协却向公众隐瞒了这一消息。倘若不是现在酒鬼酒被曝出塑化剂超标,那么这个结论是否仍然不为公众所知?为何会有这般截然相反的态度?公众有理由怀疑,某些协会已经成为行业的利益代言人。

白酒塑化剂事件不仅使白酒白酒股大跌砸盘,其他上下游产业股也受到一定程度影响。但是食品安全检测概念股昨日午后狂飙,一切企业甚至出现涨停。部分游资发掘出,天瑞仪器产品可用于检测邻苯二甲酸酯,使得天瑞仪器涨停。华测检测、凤凰光学等个股也出现大幅异动,大恒科技,达安基因,西陇化工等均呈现出较大涨幅。

公众对塑化剂并不陌生。2011年5月,台湾地区首次发现,一些不良业者在食品中非法添加塑化剂以达到增稠的效果,随后一个月,台湾共检测出含塑化剂食品961种。

酒协还声称,白酒产品塑化剂含量标准尚未制定,且中国白酒规模以上企业的白酒产品中塑化剂含量远远低于国外相关食品标准中对塑化剂含量指标的规定。这种说辞很容易让人想起三聚氰胺事件。在三鹿奶粉被查出含有三聚氰胺后,权威检测部门和食品专家都表示,在奶粉正常检验标准中,没有三聚氰胺的检测项目,也没有特别有效的检测方法;在毒胶囊事件中,铬含量的检测也是标准缺失。然而事实证明,当时检验标准中没有的并不等于是安全的。因而,以标准尚未制定来为白酒中的塑化剂开脱,是难以站住脚的。至于白酒塑化剂含量远低于国外的指标,很遗憾的是,酒协并没有给出足够的证据。

酒协还声称,白酒产品塑化剂含量标准尚未制定,且中国白酒规模以上企业的白酒产品中塑化剂含量远远低于国外相关食品标准中对塑化剂含量指标的规定。这种说辞很容易让人想起三聚氰胺事件。在三鹿奶粉被查出含有三聚氰胺后,权威检测部门和食品专家都表示,在奶粉正常检验标准中,没有三聚氰胺的检测项目,也没有特别有效的检测方法;在毒胶囊事件中,铬含量的检测也是标准缺失。然而事实证明,当时检验标准中没有的并不等于是安全的。因而,以标准尚未制定来为白酒中的塑化剂开脱,是难以站住脚的。至于白酒塑化剂含量远低于国外的指标,很遗憾的是,酒协并没有给出足够的证据。

白酒产品中的塑化剂属于特定迁移,主要来自于生产储运过程中接触塑料制品。因此必须加强白酒生产、贮存、销售过程中使用塑料制品,同时尽快制定出白酒产品塑化剂安全标准。以确保白酒安全,让人们能够摆脱塑化剂事件顾虑。

消停了一年半,酒鬼酒存在意想不到的危险这一传闻,让人再度谈“塑”色变。这是否是逃不过的“塑”命?

而且酒协还说,塑料制品在白酒产品生产过程中,从上个世纪70年代至今已使用近40年,未出现因塑化剂致病案例。首先用这种逻辑来推断产品是否安全,本身就值得商榷。何况在台湾塑化剂风波后,卫生部已紧急将塑化剂列入可能用于食品的非食用物质“黑名单”,并已明确了相应的检测方法。这足以表明塑化剂的危害性所在。

而且酒协还说,塑料制品在白酒产品生产过程中,从上个世纪70年代至今已使用近40年,未出现因塑化剂致病案例。首先用这种逻辑来推断产品是否安全,本身就值得商榷。何况在台湾塑化剂风波后,卫生部已紧急将塑化剂列入可能用于食品的非食用物质“黑名单”,并已明确了相应的检测方法。这足以表明塑化剂的危害性所在。

凡本网注明“来源:维库仪器仪表网”
的所有作品,转载请必须注明来源于本网,违者必究。

◎塑化剂种类多达百余种,使用最广泛的是邻苯二甲酸酯类化合物

有意思的是,酒业协会于去年12月曾向酒企发布通知,明确要求白酒企业禁止在白酒生产、贮存、销售过程中使用塑料制品;在今年4月和7月中国酒业协会的相关会议上,严控白酒产品塑化剂含量两度被提及。何以到了现在,却推翻自己的立场,为白酒中塑化剂的含量辩护呢?

有意思的是,酒业协会于去年12月曾向酒企发布通知,明确要求白酒企业禁止在白酒生产、贮存、销售过程中使用塑料制品;在今年4月和7月中国酒业协会的相关会议上,严控白酒产品塑化剂含量两度被提及。何以到了现在,却推翻自己的立场,为白酒中塑化剂的含量辩护呢?

标签: 仪器仪表 天瑞仪器 塑化剂

◎只要是软的塑料制品都含有塑化剂,愈软的塑胶成品所需添加的塑化剂愈多

白酒基本都含塑化剂,而且酒越高档含量越高,这一事实对于消费者来说,无法不担心,毕竟塑化剂是有“前科”的,并被列入了“黑名单”。因而,尽管中国酒协表示“白酒生产过程中自身发酵环节不产生塑化剂,白酒产品中的塑化剂属于特定,主要源于塑料接酒桶、塑料输酒管等”,但本着行业健康发展的原则,酒协也应规范酒企在“塑化剂特定迁移”上的管理,而不是明知白酒都含有塑化剂,却有意隐瞒不报。

白酒基本都含塑化剂,而且酒越高档含量越高,这一事实对于消费者来说,无法不担心,毕竟塑化剂是有“前科”的,并被列入了“黑名单”。因而,尽管中国酒协表示“白酒生产过程中自身发酵环节不产生塑化剂,白酒产品中的塑化剂属于特定,主要源于塑料接酒桶、塑料输酒管等”,但本着行业健康发展的原则,酒协也应规范酒企在“塑化剂特定迁移”上的管理,而不是明知白酒都含有塑化剂,却有意隐瞒不报。

◎研究人员调查发现,经常接触邻苯二甲酸酯可提高孕妇早产风险

更重要的是,既然眼下的白酒国标中还没有塑化剂含量的标准限定,那么中国酒协当积极推动相关部门,尽快在白酒国标中补上这个漏洞。而不能以“没有标准就推断超标是不负责任”的不负责式表态,为酒企开脱。至于酒企也应该本着对消费者负责的态度,别光顾着赚钱,然后在广告招标中大把撒钱。

更重要的是,既然眼下的白酒国标中还没有塑化剂含量的标准限定,那么中国酒协当积极推动相关部门,尽快在白酒国标中补上这个漏洞。而不能以“没有标准就推断超标是不负责任”的不负责式表态,为酒企开脱。至于酒企也应该本着对消费者负责的态度,别光顾着赚钱,然后在广告招标中大把撒钱。

1

而应严加管理,把塑化剂用量控制在最小范围内。酒越高档,塑化剂含量却越高,这何尝不是对中国白酒业的一大警示!

而应严加管理,把塑化剂用量控制在最小范围内。酒越高档,塑化剂含量却越高,这何尝不是对中国白酒业的一大警示!

谈“塑”色变

当然,眼下还只是听到酒协的一面之词,维护消费者权益的消协也应主动出声,而不是坐视不管。

当然,眼下还只是听到酒协的一面之词,维护消费者权益的消协也应主动出声,而不是坐视不管。

随着饮料、方便食品以及药物不断被曝出塑化剂超标,塑化剂一度成为重大食品安全事件的“主角”,其“阴霾”效应不断扩散

号称“天下第一酒”的酒鬼酒出了问题。这一“无上妙品”,一直以酝酿湘西千年文化、传承湘西古老秘方自居,然而21世纪网将酒鬼酒送第三方检测,竟得出其中塑化剂含量超标260%的结论。其中,邻苯二甲酸二丁酯含量为1.08mg/kg,而卫生部在2011年551号文中规定,DBP在食品中的最大残留量为0.3mg/kg。

揭开盖的,不仅有酒香,还有塑化剂的连锁反应。

民众对塑化剂并不陌生,它是我们常说的增塑剂,它通常被添加于塑料制品中,使微粒分子更均匀散布,增加延展性、弹性及柔软度。

塑化剂同时也是2011年5月台湾重大食品安全事件的“主角”。当时台湾地区首次发现,厂商在食品加工过程中,用增塑剂取代成本更高的棕榈油作为乳化剂,引发增塑剂污染食品事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