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岁尾,世界上最年轻的国家南苏丹并没有一丝节日的气氛,反而战乱不断。该国北部产油重地上尼罗河州日前爆发武装冲突。外国石油公司开始撤离员工,中资石油公司已将员工转移到苏丹境内。

据报道,南苏丹叛军22日占据富产石油的统一州首府班提乌后,南苏丹部分油田的原油生产可能中断。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南苏丹战乱已开始冲击全球原油供应,使南苏丹填补尼日利亚和利比亚原油供应损失的形势复杂化,油价面临上涨压力。

国际能源网讯:非洲国家南苏丹紧张的局势再次引起中国的关注。12月24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北京表示,外交部和中国驻南苏丹使馆将继续密切关注南苏丹局势发展,采取必要措施维护在南苏丹中国公民和机构的安全与合法权益。

在东非政府间发展组织的斡旋下,南苏丹总统基尔和前副总统马沙尔2日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签署停火协议。分析人士认为,新协议让南苏丹获得一个重要的和平机遇,但由于权力分配、石油争夺等棘手问题依然存在,该国真正实现和平仍面临不小难度。

南苏丹石油重镇持续激战 中国公民有序撤离

12月23日,在会见美国负责苏丹和南苏丹事务特使唐纳德·布思时,南苏丹总统基尔称,已做好准备与马沙尔展开无条件对话,以化解当前的紧张局势。

由于尼日利亚、利比亚和南苏丹这三个非洲产油国都发生动乱,非洲已取代中东,成为全球原油市场关注的焦点。

12月24人日稍早,报道称,自南苏丹首都朱巴本月15日爆发冲突以来,中国中兴通讯公司就开始为撤侨积极准备。

共同努力的结果

  据中新社报道,南苏丹首都朱巴形势目前已在政府控制之下,生活秩序趋于稳定,但北部琼莱州和上尼罗州继续激战,当地中资企业已组织中方工作人员有序撤离。

12月15日晚至16日,南苏丹军队中分别拥护基尔和马沙尔的士兵发生武装冲突,此后南苏丹局势持续恶化。

沙特阿拉伯石油部长奈米警告说:“我们预期供应会短缺。”

“目前,中兴公司已经安排大部分员工和百余名其他中资员工顺利抵达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撤离的不止是中兴通讯。此前,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等企业的员工也已撤离南苏丹。

南苏丹2013年12月爆发武装冲突,至今已导致数万人死亡,上百万人流离失所。为帮助南苏丹恢复和平,以伊加特为代表的地区组织和相关国家都付出了巨大努力。

  中石油驻朱巴办事处主任钱凤章接受中新社记者电话采访时介绍,南苏丹危机以来,石油部和公司领导十分重视企业的投资利益和人员安全。目前,南苏丹政府已掌控首都局势,但距离中石油油区约两小时车程的上尼罗河州首府马拉卡仍在激战。

2011年7月9日,在长达数十年的种族和政治团体冲突后,南苏丹脱离苏丹成为全球最年轻的国家。南苏丹6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拥有丰富的石油资源,石油收入占到政府财政收入的95%。

在南苏丹营运的外国石油公司主管表示,已开始减少部分油田产量,并撤离工作人员。在上周战事爆发前,南苏丹每天生产25万桶原油,政府预算近99%来自石油营收。

然而,作为中国重要的原油供应地之一,南苏丹的不安局势影响的不止是中企的利益,更有中国的能源供应,乃至全球油价的走向。与此同时,中国如何在地缘政治冲突保障自己最大的利益,再次成为业界讨论的重点。

上个月,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访问非洲期间,在苏丹首都喀土穆出席了由中方倡议的“支持伊加特南苏丹和平进程专门磋商”,并提出了尽快解决南苏丹危机的四点倡议,与会各方在此基础上达成了五点共识。

  考虑到油区可能面临的安全风险,公司从本月21号开始,已分批次撤离非生产关键岗位工作人员244人。仅25日,就有8架包机从油区转移员工至苏丹首都喀土穆。

南苏丹绝大部分石油产自团结州、琼莱州和上尼罗河州。但有报道称,团结州和琼莱州目前已被反政府武装控制。

这些主管说,虽然目前损失还不大,但如果冲突升高,可能重创石油产量。

中企纷纷撤退

联合国安理会最近发表声明,要求南苏丹冲突双方立即停止一切暴力以及侵犯人权和违反国际人道主义的行为。安理会表示,将在与伊加特及非洲联盟等相关方面协调后,考虑对阻碍南苏丹和平进程的人员实施有针对性的制裁。

  钱凤章介绍,目前油区安全形势仍可控,公司在油区保留了部分关键岗位工作人员,以维持最低生产限度,尽量减少战争对油田造成的损失。他同时强调,公司会据形势变化作出相应计划,若安全局势恶化,有可能将全部人员撤出油区。

独立以来,南苏丹非但没有依靠石油“富起来”,反而仍有90%的人口生活在国际贫困线以下,基础设施更是远远达不到支持国家快速发展的要求。

一名主管说:“损失多少,要看本周战事而定。若油田附近持续有战事,将有更多油田关闭;若双方保证油田安全,也许能继续生产。”

2011年2月从苏丹独立出来的南苏丹,近年来一直有国家间的摩擦和国内政局不稳的问题。但今年,南苏丹国内的政局愈发不稳定。据了解,自南苏丹总统基尔今年7月撤销副总统马沙尔的职务后,执政的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内部两个主要派别之间分歧日益严重。

2日签署的新协议是在伊加特有关南苏丹问题的紧急首脑会议闭幕时达成的,也是南苏丹交战双方自冲突爆发以来达成的第七个停火协议。

  一名21日撤离朱巴的中石油员工告诉记者,南苏丹动乱期间,中国使馆及时发布应急预案,并通过互联网通报最新消息,安抚中国公民情绪。“当时或多或少还是害怕的,毕竟战斗就发生在我住的院子门外,但是使馆的工作很到位,我们心里很踏实”。他告诉记者说,“这次经历让我真切地感受到,即便身在海外,我们身后有13亿人民作后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